来自 365bet官方 2019-07-17 21:14 的文章

过来人忆高考奋斗!还是奋斗!有一场青春叫高考


后天,周五,2019年高考将拉开帷幕,万千学子即将奔赴考场。高考被视作命运的一个转折点,不管过去了多久,对于高考的记忆依然那么深刻。

2019年高考来临之际,本报记者专访了多位扬州人,请他们谈谈关于高考、关于奋斗、关于青春的故事。

韦建桦

半世纪前的故事

■讲述人:韦建桦

■身份:译审家

■难忘经历:家中地方小,兄弟多,在何园复习迎考

“1964年的夏天,天气特别热,最后两个月的高考冲刺时间,我基本是在何园度过的。”昨天,74岁的韦建桦向记者谈起自己55年前参加高考的经历。

韦建桦是1964年参加高考的。他是扬州中学的一名学生。高考前两个月,高考生就放假在家中自行复习。他说,当时家中地方小,兄弟多,加上那年夏天天气特别热,在家根本没法复习。为了韦建桦复习迎考,父亲给他办了一张游园卡,每天去离家较近的何园复习。“考前的两个月基本就在何园里度过了。”

虽然时隔55年,韦建桦清晰地记得当时高考的科目,有语文、作文(当时语文和作文是分开的)、俄语、历史和政治。在最后的两个月里,韦建桦主要复习的是历史。

其他几门,韦建桦几乎都没有再复习,但都考得非常好,特别是俄语考了满分。最终,成绩优异的韦建桦被北京大学西语系德文专业录取。

周浩晖

尖子生的故事

■讲述人:周浩晖

■身份:悬疑小说家

■难忘经历:当年全市6人考取清华,他是其一

距离参加高考已经过去了23年,周浩晖仍记忆犹新:“前一天晚上太亢奋了,不是紧张,是真亢奋,整晚没睡着。”

1996年的高考还在7月,那晚,第二天就要走进高考考场的他失眠了。他曾以新华中学第一名的身份考入扬州中学,在高中时期,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,对于高考,周浩晖胸有成竹。

他清楚地记得,第二天考试的科目是化学和语文,整晚没睡着的他,在考场上依然从容淡定。周浩晖回忆,那届高考,全市考入清华大学的同学有6位,其中扬州中学有4位,周浩晖便是其一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本硕连读的环境工程专业。

从小周浩晖就爱踢球,进入紧张的高三阶段,家长和老师都希望周浩晖能够休息一段时间,倒不是觉得踢球会占用学习时间,而是担心他在激烈的运动冲突中受伤。在那段日子里,周浩晖只能叫上小伙伴偷偷地去踢,对他来说,在球场上肆意奔跑便是他休闲和缓解学业压力的最好方式。

汤非

跳级生的故事

■讲述人:汤非

■身份:青年歌唱家

■难忘经历:高一之后直接跳级到高三

“现在回想起来最深的感触是‘紧张’。”汤非告诉记者,他是在宜陵读的高中,高一之后直接跳级到高三,紧接着就参加高考。

“那时候艺考人不多,但真的很难。”汤非告诉记者,他是在江都宜陵读的中学,但那时艺术生很少,所有的艺术生考试都必须到扬州市区来参加,“我当时就在扬州中学的考点,就记得天气好像特别热,教室里没有空调,老师们放了大冰块降温。”

汤非回忆,高三那一年特别忙碌,三四月份先参加音乐的专业考试,通过专业考试后就全力以赴地复习文化课。“当年就很拼,学习上都是自己管自己。”汤非说,他当年备考主攻语文、外语、政治。那时候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,以准备文化课考试,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终他如愿以偿考入南京艺术学院,“我政治考得最好。”

武爱斌

逆袭的故事

■讲述人:武爱斌

■身份:企业家

■难忘经历:高考落榜复读“逆袭”

武爱斌,1992年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。现在是一家技术公司董事长。如今,朗坤已拥有多项全球领先、自主受控的关键技术。

“取得今天的成就,我要感谢我的母校邗江中学。”回忆那段难忘的经历,武爱斌告诉记者,他出生于1969年,今年50岁,是土生土长的扬州人,老家在广陵区头桥镇。

1987年,他参加高考。“第一次高考,我考了455分,比专科分数线还差20分!”高考放榜后第七天,他骑了几十公里的自行车,从红桥赶到施桥,找到当时在那办学的邗江中学求学。“就一个信念,我要读书,要考上大学。”武爱斌在邗江中学呆了大半年,其间几乎没有回家。经过复读,他第二年高考成绩达到551分,比第一次足足多了将近100分。“比本一线高出了29分。”提到这段高考经历,武爱斌每每回味起来,都感觉苦尽甘来。

记者张庆萍林倩雯田文荟周阳


责任编辑:煜婕